灣家 / 真真。

主 → 同人本 REPO ( 努力每星期,一更 )
副 → 域界文

[双鬼]虚空彼岸 01

Star sera sais:

一样湾家1025全职O限定!

为了不空摊凹来的无料WW

代吾友真真发~


※  ※  ※

「咳咳咳……阿策,过了这关后,你会想要做什么?」止不住的咳,掩住口的掌心都是鲜红。李轩弯起不在乎的戏谑表情,侧着头,对着身旁的人露出灿烂的笑容。

 

「去早街上陈二娘子的摊上,喝豆浆吃烧饼油条。」气犹余丝的气音,吴羽策鲜血淋漓,嘴角溢出黑血。全身重量压在手中红莲天舞上,看着眼前铺面而来的死局,冷静的回了李轩的话。

 

「好平凡呀。」果然如预期中的回答,看着一如往常永恒不变的平静面容,心中的迭迭层层的压力为此,得到纾解,李轩放声大笑。「阿策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左眼尾的那颗桃花痣,我很喜欢。」

 

「没有,但我现在听到了。」不着头绪的话,像是在交待遗言,但是吴羽策却感觉到一股温馨甜蜜,「要上了,轩。」

 

「好。」

 

「那么……」

 

吴羽策深吸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单手拔起红莲天舞,左手指尖顺指剑锋,以血气为引,引动之前逃躲时,四处放下的阵法。

 

同时间,李轩舞动手中四轮天舞,左足轻踏,身如弓弦射出,直取眼前两人。

 

「鬼神盛宴。」

「鬼神盛宴。」

 

*

 

虚空门派,曾是武林一泱泱大派。创派者──逢山鬼泣与鬼刻,以双鬼拍阵闻名江湖,在双峰并立的逢山,创立虚空。采双掌门,平权、互补制度。当年在武林的地位上并不亚于当今霸图、蓝雨等豪门。

 

可惜,再大的派门却也熬不过岁月与人性考验。

 

十数代过后,新任双掌门前后遭到暗算身亡,不及交替的掌门职责让长久以来逐渐累积、由一代又一代的双掌门压下的派内互斗爆发。再加上其余依附的小派门趁虚而入,武学以缜密、微观大局搭配默契无间斩剑法的虚空门派,在这场腥风血雨、波及牵连过广的战役中,就此凋零。

 

残存门人,以山门为分隔线,依武功路数分为『虚』、『空』两脉,各拥主事。自此,虚空正式分裂。

 

在分裂后的数代间,双方都试图比对方更先一步寻回当年散落的典籍,以及最重要的掌门心法。虚空不同于其他门派,掌门继承方法是不传之密,但自从两边分裂后,存放着最原始典籍,也同时是祖师爷起源的逢山别峰,就隔起了一道看不见的屏障,没有任何一人能踏入地界。即便努力进行阵鬼、斩鬼钻研突破或是双修合流,却依旧失败。同支脉的人怎么练,都无法尽其功。孤掌难鸣,没有对方,重现当年盛况只是大梦一场。

 

双方主事看着门规第一条『虚、空,掌门成双不独立』,下定决心进行密会,将分离已久的两个支脉合二为一,重振势弱已久、门派日渐萧条的虚空门派。并派出双方自家得意大弟子──李轩与吴羽策,前往逢山别峰寻找掌门继承之法。

 

*

 

「阿策,你在干嘛?」

 

李轩,虚脉大弟子。一张憨厚老实的脸,跟实际上没有那么忠厚老实的个性。撇着已经关上的门,瞬间流露本性,贼贼的笑着看着眼前人。高束于顶的发,随着轻晃,就像狗尾巴,满满止不住的兴奋。

 

「看不出来?」

 

一丝不苟,核对着随身包袱。吴羽策,空脉大弟子。俊俏逼近美艳的脸蛋,左眼眼尾处还有着一颗若隐若现的桃花痣。但一双含锐藏锋的眼,生生折了这艳丽无双,转为凌厉,让人完全不敢小觑。此时,他正用着刚入门的弟子都不敢直视的眼睛,瞪着眼前人。

 

「这不是找话讲嘛!」

 

「我跟你还需如此?」

 

「总是要表现出生疏一点,毕竟这是第一次合法的出门,如果我们太熟悉,太怪。不熟悉,火药味又太大。」

 

「这个合法出门,只是从这个山头前往隔壁另一个山头。」

 

「这已经是个值得记念的里程碑了。」李轩裂嘴意有所指的看着眼前人,「还有,阿迅要我跟你说,一路顺风。」

 

「当然要顺风。如果我被你拖了手脚,待归,身为师弟的他,一体同罪。」

 

「啧!真狠。」

 

虽然说虚、空两支脉誓不两立,但当代弟子中却有几人意外合得来。与李轩一样同为虚脉的李迅,便是其中之一。李迅为人好相处,搭肩三秒就能成为兄弟,是少数孤身入空脉,不会受到驱逐的人。两方很偶而性的沟通,都是让李迅居中穿线。其余有私交者,都是台面下。台面上见了面,还是一样演的非常剑拔弩张,让自家长辈一点点缺点都挑不出来。

 

「成了,走吧。」

 

「好哩。」李轩将脚边包袱一提,语气动作活似个的店小二,却在门推开瞬间,气息瞬变。

 

略收敛起眉眼嘴角的弧度,稳重如泰山的大师兄范,让等在外的师尊长辈和一票师弟们感觉自家大师兄就是气宇轩凡,一等一的好。随后踏出门的吴羽策,对于李轩明显的表里不一,没有太多的惊讶感。一来是早就看习惯了,二来,这人确实就是这样值得托付信赖。私底下的痞样只是一种放松的模样,但本质却不会变。

 

跟一旁稳重中带着温敦感不同,吴羽策的出现就像是一把锋刃划破整个空间。一样的武者束发,放在他身上硬生生多了肃杀气氛,好似连飞舞在空中的发梢都带着剑气一般。他没有刻意跟李轩一起出来,就是笃定自家门派之人不会对这种事情起计较。他们觉得好戏压轴,只有猴子才会急急忙忙的先出现。

 

果然,师尊脸庞露出满意的神态看向自己,对于身旁李轩全然藐视。此等差异让他忍不住分神想,如果李轩知道他这么正气凛然的模样在自家师尊眼前就是只猴子,不知道会如何。不过,依自己对他的了解,他大概会用极度认真的口气告诉自己,这猴子,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极品中的极品。心底轻笑,眉眼细微到让人察觉不出的上扬。

 

莫名感觉到身旁人似乎心情很好,李轩勉强记着自己的身分,必需维持的分际线还摆在那里,可不能就这么转过头去看。不过不用看,他也能描绘出那双眉眼、轮廓容貌,还有隐于笑纹中的那颗桃花痣。只有自己能细瞧见、属于自己的秘密。

 

右掌心在袖下紧握,忍住悸动,他与吴羽策分别上前聆听尊长的叮咛。

 

 

顺着山门而下,另一端就是逢山别峰地界。在众人注目之下,两人双双踏进屏蔽之中。踏入了逢山地界,身后的一切变得模糊看不清,李轩看着眼前要前行崎岖山路,苦笑。

 

「真的是『逢山』。」跟山门所在的逢山绿意盎然完全不同。逢山别峰几乎由岩石堆砌而成,一弯一阻,视线不清楚,在山林中行走,很容易被几乎相似岩石地弄混,进而迷路。师尊们的推测正确,虚、空支脉两人一同踏入,就能够进入这个他们应该每年都来的圣地,不至于浩浩荡荡出发,结果缎羽而归。但,他对于此抱持怀疑,或许除了这个之外,进入人选也会影响结果。「阿策你说……祖师爷们会不会不爽我们这么久都没来看看,出来找麻烦?」

 

「李轩,这种话就不要在这个时候说出来了,特别不靠谱。」打开手中残破不堪、疑似是地图的东西,吴羽策叹了口气,「走吧。」率先踏上了这条他们从来都没来过的路。

 


-TBC

评论
热度(26)
  1. 風來疏竹Star sera sais 转载了此文字

© 風來疏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