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 / 真真。

主 → 同人本 REPO ( 努力每星期,一更 )
副 → 域界文

[双鬼]虚空彼岸 02

Star sera sais:

暗搓搓來印調~


02

 

堆起柴火,今晚由吴羽策先守夜。

 

这是他们进入逢山别峰第五天,依照路观图推测,他们已离目的地不远。而这几日寻径奔波,吴羽策无比庆幸是李轩跟着自己来。逢山别峰路径无比复杂,而且布有阵法,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移动。前行的路虚虚实实,有些地方并非完全死路,有的看似能走,事实上是断崖。要顺利通过,绝非易事。这几日都是由李轩缜密观察路径,再由自己斩劈开阻碍才能有这般进展。

 

明明前方前路重重阻碍,稍不小心就会没了性命,但,不知为何,他却没有怯意。除自身自信外,他想,更重要的是因为身旁的人是李轩。因为是他,所以──他无所畏惧。看着已经先睡了的李轩,显得真挚的脸庞,让吴羽策漾开一抹笑。

 

月光下,笑意盈盈,目光柔如水。他知道此刻的神情若是让自家长辈师弟们看到,肯定觉得他被人掉包。但是,他是真心喜悦。

 

 

认识李轩几乎要一辈子。

 

同为大师兄,打从他入山门,虚脉李轩二字,如雷灌顶。两边对掐得厉害,每一天每一次习武,他总能从不同的长辈口中听到关于虚脉李轩的总总。在还没跟他相识前,他连他每日餐点吃了什么都一清二楚。

 

直到一次巧遇,两次巧遇,三次私约。他才知道,这世界上真的有人能跟你几乎同步的和拍,就像左右手一般,默契无间。

 

瞒过师长的盯哨见面,他们总是互相分享所学的一切。对于残缺阵法的揣测、剑法破绽、双阵配合,苏家大爷的小孙女百分百对李轩大哥哥有兴趣、林家小公子完全煞上空脉大弟子……陈二娘子烧饼油条豆浆,绝对是天上人间唯一极品。

 

无所不聊,无所不谈,不用开口就能知道对方想接什么,偶而心烦看到对方就能笑。或许,喜欢也在这中间慢慢滋长。心意相通,所以看着对方的双眼,他们能知道对方跟自己有着一模一样的心思。

 

但只是知道,他们却从来没有将心思说出口,更无踰矩,最一般的双手交握都没有。因为知道人只要得到过,就会想要要求更多,就因为明了双方背后暂时无法跨越的鸿沟。所以他们用着相同的默契,隔着些微就能触碰的距离,一起往前走。

 

坚持的东西没可能选择舍弃,无论需要过多久时间才能拥有,他都会一直坚持下去。这一点,李轩也一定是相同的。所以这趟路不单只是他们第一次能这样毫无罣碍的一同同行,更是迈向想要拥有的将来,一道重要的曙光。

 

他一定要完成。

 

不管前方阻碍有多险峻。

 

*

 

第六天,近午。终于抵达目的地。

 

眼前只有一个入口,踏入后,落入眼中的是一片浑然天成的山壁。移动探查,石壁上、地上,全部布满着无数交错综横的剑气阵法略过的痕迹。壁上高处,是用着猛烈的剑痕凿出的虚空图腾,以及列在图腾之下,逢山鬼泣、鬼刻,六字。

 

「……原来这就是……我们的虚空吗?祖师爷……」

 

环顾四周,即便四周荒草杂乱早无人烟许久,李轩却还是能感觉到空中传来的交击声,阵法一个接着一个并发的绚烂。一记又一记,刺激着体内真气翻滚。祖师爷留下的基业,曾经如此壮阔,却在他们手上如此凋零不堪。下意识抚着腰间的四轮天舞,李轩有着极度不甘。

 

「先完成此行的目的。」

 

同样忍着一股似要自血脉喧嚣出的激动,吴羽策率先进行调查,移挪间,两人来到了图腾山壁之下。吴羽策似是发现了什么,弯下身,自石壁中大约两人宽半个人高的洞穴中取出一片石板,取的时候,他非常小心。因为这并不是单一的一片,洞穴里还有很多片石板,整齐划一的竖立着。每块石板上都刻有着字。他挪了个角度让李轩也能一起观看。

 

手中捧着的这片石板上带着青苔,昭示着曾有的岁月。上方铭刻的是逢山鬼泣与鬼刻比试次数与输赢的纪录。石板的后方有断裂的痕迹,分不出最终到底谁赢了,但是每笔每划,都透露出留迹之人心中的愉悦。

 

尊敬的将石板放回,又再抽出一片。这次是虚空的门规。

 

虽是真迹,但,虚空门规就算两边分离已久,却还是能倒背如流。李轩在吴羽策细细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看时,又弯身自石板群中抽出一片。上方的记载让他一愣,随即狂喜。

 

「阿策!」

 

「嗯?」转头,「这是……虚脉心法?」

 

「嗯,但比我知道的还要更完整。」张望,再抽出,「你看这片,这还有阵法,还有……这是你们空脉的吧?」

 

「……这是斩鬼剑法。」接过石板,看着上方的剑法,指尖轻抚过每个凹痕,吴羽策双眼绽发出耀眼光采。

 

虽然自己也快无法从手中阵法石板中移开目光,但是看到吴羽策很难得会外显的情绪,李轩还是多看了好几眼。就这几撇,他注意到随着抽减石板,放石板的石壁少了遮蔽物,后方隐约有字留在石壁之上。

 

「阿策你看那里……是不是有字?」

 

「哪?」

 

「这。」

 

「似乎真有,字体看似不小……看看写着什么。」

 

「嗯。」

 

小心挪开遮挡石板,石壁上现出两字。字迹虽有双掌摊开这么大,却赭黑的几乎让人要看不清楚。「这是?」吴羽策伸出了手,轻轻的拂去离自己最近的字上的灰尘。

 

「彼?」

 

狂草豪放,这笔迹是剑法的主人。

 

「岸。」

 

学着吴羽策的动作,李轩念着自己看到的字。圆劲古雅,这是阵法上的笔迹。

 

由两人留下的壁上字迹,透着些许诡异。赭黑的颜色让他们不禁有着过度联想。正当两人互看一眼,张口欲言时,指尖蓦然传来刺痛感,一阵异风自身后刮起。

 

双双回头。没有脚步声,远方却迎面传来压力。四轮天舞与红莲天舞在骚动,两人的真元也同时在躁动。

 

来者何人,已无须多言。

 

「李轩,你真的是个乌鸦嘴。」

 

「这……纯属意外……意外。」李轩苦笑。

 

「我回去一定让李迅为你大肆宣传。」吴羽策对着朦胧中逐渐清晰的一对人影,全神戒备。

 

「别,饶了我。」嘴上虽痞痞的求饶,但吴羽策却注意到李轩正在寸量对方距离与自身方位,掩于袖下的手掌,开始快速的结印。「阿策。」知道自己的动作身边人绝对不会遗漏,李轩出声,作倒数预备。

 

「嗯。」屏气凝神。

 

「就是现在,撤。」

 

语方落,光阵划圆直冲天际,李轩握住吴羽策的手腕,瞬移之阵乍放,两人消失在光芒中。

 

*

 

「靠靠靠靠靠!没人说过祖师爷中,有一个是女的。」

 

石岩道间,两条身影急速狂奔。李轩皱着一张脸,不敢置信的哀号。大概是没料想到有人连脸都还没看清,就放招攻击,两个祖师爷硬是隔了几个箭步远,才开始阴魂不散的追逼。身后时近时远的铃铛声,像是一道逼命符,催的两人完全不敢减缓速度。方才顺利拉开的距离,全浪费在两人对此地地形过于生疏,身后之人,越来越近。

 

「典籍都散落了这么久,连两个祖师爷的画像都没能留着,你还希望有多少东西记得这些琐碎事?」

 

「靠,这很重要。起码阵鬼式跟斩鬼式,我要知道哪个是女的祖师爷用的呀。」

 

「有差?」

 

「当然,我是爷们呀。」

 

「但你这爷们快被女的祖师爷追死了。」丢过一记白眼,满满的鄙视。

 

「死阿策,最好你置身事外,我们不是同一路的?我被追,你也没躲过呀。」李轩向后丢了个暗阵,不忘抗辩。

 

「呵!」弯了弯嘴角,听着身旁之人没好气的声音,他有了开玩笑的兴致。踩着催到极致的轻功,他们两人急速奔驰在路径上已有半个时辰了。在这种逼命的压力下,吴羽策虽无畏惧,却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发展。雾中寻径的不确定感不会让他停下脚步,但李轩就在自己身边,这个事实却让他更有底气趋步向前。「女的祖师爷气势凌厉,应该是空脉斩鬼气息无误。但很可惜,鬼刻祖师爷双修阵鬼与斩鬼,就算你跟男祖师爷一样专修阵鬼,也一样躲不过。」

 

「啧……不过,这样想来,阿策你不也是跟鬼刻祖师爷一样。」他没忘记身旁人平时专研最多的便是鬼刻的双修。空脉以斩鬼为基石,较不同于虚脉几乎清一色阵鬼,少数人会学着鬼刻祖师爷双修阵鬼。但碍于双体系施展与自身武学上限,能学好的非常少。

 

但吴羽策是个异类。他能成为空脉视之荣耀的大师兄,其来有自。当然,这点,自己也是同样的。总之,单就阵鬼,他绝对比自己专精阵鬼来差,但,若论实打,自己比不上他。就他看过学双修的人,数吴羽策最强,连他师尊都没有他学得好。一边粗狠霸道的横劈,一边计量阵法大小。这种刚柔并济到恰到好处,全天上地下他只见过他一人。喔……身后的鬼刻祖师爷做古已久,不算数。

 

李轩骄傲的弯起笑容,看在吴羽策的眼中,却是得意的欠揍。

 

「双修?一样?你是说我们路数相同,还是说……我像女的?……想好回话李轩李大爷,我不介意在被追杀的同时来场内斗,跟两个祖师爷一起先搞死你,我再跟祖师爷们叙旧。」

 

「嗯?!!!我不是这个意思……等等……阿策、策大官人,放下你的红莲天舞我知道它有多利,不用试……等等,阿策前面……」

 

舒缓情绪的嬉闹间,路的尽头赫然出现虚空图腾,「这是……该死,我们被阵法困住了。」那是他们方才才逃离的地方。不及再反应,转身,逢山鬼泣与鬼刻已追赶而至。

 


-TBC


评论
热度(15)
  1. 風來疏竹Star sera sais 转载了此文字

© 風來疏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