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 / 真真。

主 → 同人本 REPO ( 努力每星期,一更 )
副 → 域界文

[双鬼]虚空彼岸 03(完)

Star sera sais:

 @風來疏竹 

真真幫你貼完啦=/////=

-----

 

  一切回到原点。

 

  不再躲避,两人凭默契,一守一攻。李轩踩定方位,开始布阵。

  红莲天舞舞若天火坠降,与火诀并运,吴羽策抢攻来至鬼刻面前。眼前人长发飘逸、柔媚中含着肃杀之气,铿然一声,双剑交击划开序曲。

斩鬼剑法重的不只是斩,更是鬼字。出手诡谲莫测,落剑重如泰山压顶。压制是为了打乱对方的节奏,将局面引导到己方,让阵鬼足以发挥全力。

看着鬼刻祖师爷行云流水的身法,剑转势起崩云屑雨,吴羽策越战越心惊,也越战越起劲。即便数次逼命交锋上早已受伤沉重,血湿染衣裳,却还是不忘在每次进攻时,让对方能踏入李轩一个接一个建构好的阵法中,再辅以极弱阵法,弥补时间差的空挡。心中如狂涛拍岸,但专注的脸孔却没有太大变化,运剑间,他专心聆听着阵法绽放的声音,感应他的搭挡呼吸间每个节奏。

阵鬼运阵时,不能离烽火中心太近,但此时的李轩却完全没有比拿命扛的吴羽策轻松到哪去。

远处,逢山鬼泣同样也是掩护着鬼刻的进攻。阵法属性压制,咒绝施展的时间,稍有不慎,便是阵法返噬,连带拖累中间卖命对决搭挡的命。所以,就算眼前敌手是祖师爷,虚空开创者,他也绝不能输。

李轩心一横,更逼加催手中结印的速度。爆起的压制,让两边陷入一时僵局。但这僵局并没有维持太久。根基武力、武力值相差太多,在吴羽策被鬼刻反手一际重斩击飞到李轩怀中,正式踏入了最后一关。

入怀暖意含杂着不止的腥红。李轩不耽于这第一次如此亲昵的接触,复原阵瞬发,口吐黑血,两个人捉紧最后一丝休息空挡。

吴羽策受伤过重,已无力再撄其锋,李轩也仅剩最后一拼的气力。最后的相望,瞳上映着彼此。他们相视而笑,生死关头前,心比过往来的更加坚定。

一同引动的鬼神盛宴由吴羽策控阵为阵眼,李轩攻击直逼逢山鬼泣。

 

生死尽付,做最后一搏。

 

   * * *

 

再次醒来,逢山鬼泣与鬼刻已不见踪影。散落一旁的四轮天舞与红莲天舞散着逐渐削弱的光芒。但李轩却完全没有注意。没有逃过大难、劫后余生的喜悦,他的眼底只有装着若非胸膛还有细微的起伏,就像具尸体的一样的吴羽策。

  「阿策撑着点。」

确认气息微弱不容再拖延,李轩将四轮天舞与红莲天舞绑在腰间上,卖力将人扛起。血仍未止,血染足迹,一步一步,往虚空山门方向蔓延而去。

 

路就像是没有尽头。

 

回想着这一路走来两人各种嬉闹交谈、寻径解阵,李轩将快滑下的吴羽策往上再用力一撑,「……再撑一会,我们就能回去了。是你说的,要去吃陈二娘子的早点,我还等着你请……还有你不是说若有个不顺遂阿迅一体同罪。我乌鸦嘴带衰你,你必须回去教训他,绝对不可以放过他……哪有大师兄受罚,二师弟能好好的你说对不对……还有……」

还有……还有……

身上乏力,连呼吸、细微的挪动都要命的痛,但他不在乎。

终于,山门就在眼前了。李迅在那里,师长们不知为何也在那里。看着他们李轩这才想起来,方才打斗如此激烈或许石板都毁了,那些典籍、那些心法……

不过,不重要,已经完全不重要。只要有身后之人,他们还是能再次开创属于虚空的路。

所以……

  「……约好了的要一起往下走,你若离去,我不独留。你……听清楚了吗?吴羽策。」

 

静寂之阵中,天地独音。

 

被轻唤的人,睫帘如蝶翅轻振,手指缓慢挪动,覆住那只托着自己的手背。李轩先是一惊,随及唇弯含笑,反手紧握住那只这一辈子都不想松开的手。

踏出屏障,惊呼声中,李轩倒在奔驰过来李迅的身上,黑暗袭来。

在李轩与吴羽策对战逢山双鬼之时,逢山之上,所有虚、空支脉的人都感应到自别峰传来的骚动。这等骚动从未有过,惟恐出意外,除了固守人员外,几乎所有人都聚集到了山门之下忧心崇崇的等着两方大师兄归来。从响午前等到日落,人终于盼回来了,却陷入昏迷。试图将人分开,分别带回,但交握的手太紧,气脉更是虚弱到多加一分力,似乎就会瞬间中止呼吸。

迫于无奈,两方主事只能将两人安排在同张床上,拿出各自珍藏丹药,全力医治。

 

   * * *

 

朦胧中,吴羽策反复做着一个梦。

每个细微的片段,每种流转的心思,每场梦的终结都是刺入胸口的冰凉与绽放的温热。他像是梦中人,又好似没有关系。更改不了任何梦中画面,移不开视线,只能够一直一直的看着。找不到熟悉的身影,看不见自己,也醒不来。

唯有左手传来的温度告诉自己,不是一个人。

『阿策。』

不知道又是重新反复了第几次梦境,在最后一次绽放中,他听见了一声熟悉的呼唤。声音破空传来,睁开眼,看到的是床顶花样。交迭的左手有着合拍的心跳,转过头,他看到一双再熟悉不过明亮双眼。

眉眼轻弯,他将某人最爱的桃花,藏在上扬的笑纹间。

 

   * * *

 

月半弯,夜半。

 

四轮天舞与红莲天舞在只余烛火的暗室中发出萦光。自梦中苏醒的两人,带上了随身兵器,整好衣裳、仪容。再次由李轩推开了门,如同那日,一前一后,步出房门。

跨着一样宽距的步伐,踏着同样旋律的足音。在众人慌乱中,他们一步又一步,牵着手坚定而行。止步在山门之下。望着山门上隐约可见的图腾,吴羽策转过身,面对面的直视着李轩。

  「这场豪赌。并行?」

  「当然。我们可是虚空双鬼。」

  「呵。」

轻笑一声,双双松开的手各自抽出对方腰间兵器,向后退了一步。互视中,在随后赶到众人的目光之下,剑锋朝上一提。红莲天舞、四轮天舞的剑刃分秒不差同步穿过两人胸膛。

撤开锋刃,天舞划空,各为半圆,自两人胸膛喷溅出的鲜血,在空中交融,溅染在对方胸前,顿化一瑰丽图腾。

惊呼中,虚空中幻化出的彼岸花自两人心口绽放而出。

双株彼岸花。

曼珠沙华、曼陀罗华,一红一白,重迭成双圆,映照山门之上的图腾。

那是虚空的标志。

就算缺少的再多,遗忘的再多,只要还是虚空门人,没有人不知道拥有这图腾的人代表的是什么意义。

虚空彼岸,轮回再生。

不再有迟疑,双膝落地,众人俯跪。

 

  「恭迎虚空双掌门。」

 

   * * *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是不传之秘了,这种像是殉情的继承方法,怎好对外公开。」

李轩一身正服,身旁站着跟自己装扮无二的吴羽策,伫立在装修过后的虚空门派大厅上。底下,是忙碌来去准备着三天后睽违已久掌门大典。虚空双鬼再现,武林帖已经发了出去,武林道上的各派各路人马将会派代表前来。

  「大概是减少伤亡吧。」吴羽策抚着胸口,不置可否。层层衣衫掩盖之下,有着两朵彼岸花,一深一浅,环绕成虚空图腾,烙印在心口上。那天再次醒来,只看见所有人黑压压的跪了一片,但胸前除了印记外,什么伤口都没有。

  「也是。他人可没有我们这么好的默契。不过……阿策你说,如果我当时出了点小意外,例如我手抖了一下没能同步合拍,那可怎么办?」这种玩笑话只有在这种已然定局之后才会说。查觉到吴羽策的动作,李轩也同样抚着胸口。在这隔着皮肉的跳动之上,有着如镜反般,一模一样的印记。

  「那就生死与共。」

  「我能把这意思当成……你愿意跟我了?」用手袖掩着,李轩用着平时无比快速结印的速度握住身旁人的手。一愣,吴羽策转过头看着装着正经监工模样的李轩,弯起嘴角。

  「身高还差我一点,你确定,不是你从了我?」

  「吴羽策!!」形象差点破功,李轩用力转过头。

  「轩大爷,来日方长。」反手紧握。

 

  他们未来的路才正开始。

 



-FIN

评论
热度(27)
  1. 風來疏竹Star sera sais 转载了此文字

© 風來疏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