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 / 真真。

主 → 同人本 REPO ( 努力每星期,一更 )
副 → 域界文

(Repo) 迴曲雲天 / 霹靂 / 韶曲短篇集 / 作者:扶風無情








一直想著在這裡PO上第一本布袋戲REPO該是哪本好?

先扣除掉在天空曾經寫過的,莫名的,手就自己來到了扶風無情的韶曲本上。

 

雲門並聚一朝,榮辱生死與共。
八采黃酒一盅,從此不離不棄。

 

雲門八采對我來說一直是個很特殊的存在,或許在之後的戲迷比較廣知的是佾雲,但在我心中卻一直深藏著一抹紫影。

 

曲雲重情重義,卻總以尖銳的言語裹藏住對兄弟的心。

 

劇中雲門的開端已經是鐘雲失蹤(已逝),遊雲、霓雲、仲雲相繼逝世,捲於風雲雨電糾葛之中的佾雲隱而不出。歸來的曲雲面臨的就是這樣兄弟人間黃泉兩隔的局面。

 

瑟雲忠厚、韶雲剛正不阿,面臨為愛瀟瀟已逐步癲狂、執意要逼出佾雲的半花容,曲雲對著僅餘的兄弟說著,雲門的光明磊落所換來的就是這樣。

 

相較於佾雲被喻為雲門的太陽,曲雲則是被說是陰影,但我更覺得他是月亮,隱在所有人的最後面守護著大家。他從不在意別人對他的觀感,不在乎武林局勢,他自始自終心中只有兄弟。

 

天畔孤雲幾乎是曲雲的寫照,直到最後一刻,才讓人家知道他的心。

 

雲門的結局讓當時所有人都碎了心,也因此那段時間幾乎有著非常多關於雲門八采的文。大家不約而同的為了那段八采的過往,留下非常精湛的紀錄。

 

雲門八采的故事幾乎可以要算是半架空了,因為他們出現跟消失都如此的快速。也因此,特別能看出每個作者的文筆架構與那份愛。

 

扶風無情便是當初我十分十分喜愛的作者。

 

跟琴白時期差不多,我對於CP是很模糊的概念。

扶風無情家有韶雲跟曲雲的偶,是非常非常登對的一對。

從她的日記中,可以看出對他們濃厚的情感。

 

當初我就是因為尋找曲雲的偶照連到扶風無情的家,那個家叫作曲將清明,也同時是扶風無情另一本真正的韶曲本《曲將清明》。

 

《曲將清明》容我介紹完《迴曲雲天》後再REPO。

 

 

《迴曲雲天》雖說是韶曲短篇集,但不如看作是雲門八采日常記事,只是重心偏向了韶雲跟曲雲多一點點。這也是我選了先介紹它而非《曲將清明》,這是關於我對於同人本的初心,不過是奢望能多看些故事之外的衍生,而非執著於CP。

 

這本書收的是件意外,就跟曲將清明一樣我根本不知道有出本(當時的我其實不太知道什麼同人本,就只是個在網路上看故事的孩子),當在露天巧遇時,那種激動的心情無以附加。

 

好了,廢話好多XDD  來開始介紹本。

 

因為是短篇集,實在很難每篇都說,所以取了幾個特別喜歡的。

 

 

泓曲─

 

韶雲視角。

在與兄弟們相約的地方,過往記憶湧上重疊,記憶一點點回溯,他想著當時在自己身旁的那個孩子到底是哪個兄弟。

那個兄弟總是不清楚泓水這名字,總是一遍一遍的問著,從霓雲一路猜到佾雲,因為記憶中的頭髮是燦金色,卻在兄弟們談笑中想起了當年佾雲因為生病,這還是第一次來。

然後聽見了最後一個到來人的聲音,回首,那人身後襯著河面反射出來的金光,髮飛揚,卻看不出原來的紫色。

 

『拜託,下次把地點講清楚!只記得梧城的西北……這河……什麼水的……』

 

看著曲雲側頭思考,韶雲笑著,這麼多年過去了,那名小童仍是沒記住這條河的名字。

 

 

 

過往─

 

曲雲視角。

韶雲的故里將要封村,再過幾日便會沒入水中,佾雲邀了曲雲一同前往。

相似的兩人,只是一謙虛一冷然。

曲雲順著村間小路,想起了許久前韶雲曾經帶著自己來過。

一步一步,他追尋著韶雲的聲音,走過那街坊小弄,直到路盡,韶雲轉過身對他說,回家吧。記憶的畫面如此遙遠,在那瞬間,他彷彿看見了年幼的韶雲飛奔而過的身影。不待佾雲回話,他縱身輕功往前奔馳而去。

 

『他只專注著前方越來越靠近的身影,悄悄張開手──再差幾步路,錯身間也許,會不經意握上。』

 

 

 

 

雨─

 

韶雲視角。

滂沱大雨歸家的路上,韶雲遇上了來接的佾雲。

反屋更衣後,看著雲門內兄弟各自的言談,韶雲無意間來到了已仙逝的師父屋前。

忍不住進屋,看著師父留下來的東西,他取了書架上的手札,看著師父隨筆寫著因雨,這幾個徒兒的舉動與其性格。

 

如此恰巧的與今日恍若重疊,韶雲在淺笑中看見了下一頁的繪圖。圖中之人樣貌是曲雲,急忙往下看。

 

『重訪茶樓,方知中元午後一刻,即見徒兒冒雨送傘,尋師未遇,旋即匆匆而返。若非耳聞,徒兒心思,藏於心,隱於言,永無可知。曲雲徒兒,修為雖非眾徒之首,但心柔堅定,永銘吾心。』

 

韶雲突然察覺什麼,奔回至大廳果真不見曲雲蹤跡,隨即持傘外出尋人。

 

 

夜半三更─

 

瑟雲視角。

回返的雲門的路上,瑟雲說著從鍾雲那裡聽來的鬼故事。

荒草蔓蔓,破廟鬼畫軸的故事交替著行進之人的對話,完全記錯路的瑟雲,在故事來到破廟時,曲雲仲雲瑟雲也因夜半大雨不得已必須在前方破廟歇息。

 

曲雲端持著冷靜,邊對四周景色起了跟故事中一樣的畫面。

 

『鬼故事是曲雲的禁忌,你也敢提。佾雲笑道。隨即想起小時候那飛頭的故事。當時持續整整一個月,到了就寢時間,曲雲就開始緊跟著韶雲後面;不說害怕也不求人陪,只是死命跟著韶雲。韶雲也就明白那用意,陪他睡了一個月。』

 

揹著曲雲,韶雲一步步前行。

 

 

 

整本中,處處可見曲雲的心細,與雲門的歡樂、互相關懷。

還有那些絲縷藏在文字中,關於韶曲兩人之後走向的線索。

 

 

只是介紹到這裡,不免一場唏噓時光的流逝。

 

扶風無情的曲將清明已經找不到了,那些留在網頁上的照片與日常記事還有那許許多多的故事都隨著時光的洪流連同雲門八采一同消逝。

 

只剩下手中書的溫度告訴著自己,曾經有的地方名叫雲門。

 

 

 



评论(8)
热度(1)

© 風來疏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