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 / 真真。

主 → 同人本 REPO ( 努力每星期,一更 )
副 → 域界文

顛倒(域界/暮雲知書)

01.

 

眼睛睜開就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陌生地方,對於這妥妥是穿越的戲碼他卻連穿越的SOP都沒做,就開始認真的研究起這一處精美真實的擺飾,然後開始在心中轉換成現實生活該如何同比做出來,等到露出滿意的笑容轉過頭時,他很難形容那種被人盯了這麼久瞬間嚇到的心情。

 

而那個人的臉自己還不陌生。

 

「先生。」

 

「知書。」

 

從對方的臉上他知道,這個人不是自己認識的隔壁鄰家哥哥,被自己老媽抓來幫自己家教讓自己戲稱為先生的好友閱天機,而自己雖然也叫暮雲知書,但百分百肯定不是眼前人口中的知書。

 

他來到了一個可能跟自己生活中重要的人幾乎都相似,但完全不同的時空。

 

他現在只有一句話想說……

 

「你髮上的冠能借我研究嗎?」



 

習慣養成的良好態度,暮雲知書一五一十的把所有狀況全盤托出,不管這答案是否荒謬到對方可能會直接把自己丟去砍成肉碎,他只知道對先生隱瞞自己會死的比砍成肉碎還要慘。

 

看著那雙明明就曾經以為看的熟悉透了的眼睛,在燭光輕晃下轉出難以揣測的眸光,寂靜不逼迫,卻讓人喘不過氣,很久...可能也沒那麼久,看著對方舉起自己的手在手腕的地方按壓數下,又像是檢查一樣在自己耳畔轉來看去,最後聽見對方冰雪清冷的聲音,給自己判了緩刑。

 

「你說你在那裡是......戲子?」

 

「我是戲劇監製。」

 

「那麼,你應該能將知書揣摩的很好。」

 

「……我不是演員。嗯……算了,可以。」  他發誓他真的看到什麼叫做眼裡有殺氣,這是以前先生發現他偷抄作業所散發出的不悅乘上一千倍。

 

「很好,跟我來,你的留存還需要另一個人允許。」

 



走在後面,照著出發前謀師的吩咐,知書一整個謹記這裡的知書的舉止跟個性,其實...也沒有相差多少,但是或許是身處的地方不一樣,這裡的知書感覺更殺伐果斷,有種自己不熟悉的冰冷。


一路上,軍容嚴謹,此起彼落的謀師、策書讓知書覺得他以前策畫的劇情畫面都太不寫實了,前往的地方不知道為何開始有著濃厚的壓力,他有點冒冷汗。

 

路到了盡頭,那是一個大殿,殿上靜坐著一條艷紅色身影。

 

『魂皇!!!』

 

知書開始覺得自己融入了這個環境了,他居然對於這裡會出現魂皇一點點都不驚訝,或許沒看到他才會驚訝。

 

謀師落下自己,往前踏了數步立在魂皇左側。

 

「魂皇。」行了禮,知書覺得自己要瞎了,原來這個時空的兩人比自己那個世界的兩人閃耀度只增沒減。

 

如此乾淨俐落的紅與白,彷彿高中時期大家一起合演的戲劇成真了一樣,他因為那場戲還有先生的支持,決定走上戲劇這條路。

 

魂皇,你怎麼到哪裡都這麼酷霸炫,這真是太不科學了。

 

知書開始在心中OS的各種哀嚎。

 

「策書?」低沉的嗓音在大殿響起,在知書還在陷入自己小世界,一陣風迎面襲來,他定眼一看差點嚇掉魂。

 

一炳凜著寒光的兵刃抵在自己喉間。

 

「你不是策書,你是誰?」

 

眼前人有著跟暮雲知書一模一樣的氣息,但感覺不對,此人是謀師帶進來,他信謀師必有深意,但仍無法阻止他武者下意識的警覺動作。

 

「魂皇,讓我解釋吧。」

 

謀師解釋後,魂皇收起了手中那名為噬血的兵器,而我為我自己下意識算了那鋒刃各種角度跟裝飾感到悲哀。

 

他的身份只有魂皇全然知情,而凌霜節跟炎凰剎鳳則從魂皇口中他將出使一項任務,所以將會與往常有些許不同,要他們對外裝成一切如常,對內則是扮演出協助他的模樣,盡量隱密些,讓敵軍以為他們的內應成功混入。

 

霜節…不知道這裡這樣叫她好不好,面對著一模一樣的面孔卻不是自己的戀人,對誰都好,唯獨這個他真的很不習慣。 霜節聰穎的表示這件事情就包在他身上,而一旁炎皇煞鳳聽完謀師的補充說明後,一言不發的來到自己面前,出手就狠狠捏住自己的手腕。

 

超痛,他很想哭,怎麼這世界的辨識方法都一模一樣嗎?但可以輕一點呀,大哥,雖然以前曾經為了先生跟魂皇的事情吵過架,我們可還是好兄弟呀。嗚嗚嗚~~

 

在還尋不得回去的方法前,他擔起了策書的工作……

 

他發誓,真的,以後回去不會說加班熬夜好累,對照這種根本連勞工時數都沒有的時空,自己的世界簡直是天堂。

 

*

 

這是他第一次參與真實血淋淋的戰役。

 

他撐住了當下的血腥,回房後卻不止的乾嘔,連門被人推開都沒有察覺到。

 

「知書。」輕喚著自己名字的人知書知道,那不完全是在叫他,因為裡面有著平時沒有的情感。用著還被淚水模湖看不清的視線轉過頭,來人關上了門來到他身旁,在自己背後輕輕拍了數下。


「為……什麼?」

 

為了怕自己露出馬腳,其實他是自己解讀成對方體貼,謀師一直避免讓他直接前往前線。但這場戰役,暮雲知書卻非在不可,所以他去。

 

但是這種跟劇中不一樣真實場面,讓他彷彿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樣醒來。這段時間他偶發提供的觀點,想法被真實實現後,會是這樣的結果。

 

這裡的知書,謀師,魂皇,霜節,炎帥等等……到底是如何撐下來的。

 

「明知道你不是,有時我也會混淆像是你只是轉了個性子。可聽到你這樣問,才真能確認你不是我熟悉的那個暮雲知書。」閱天機輕嘆,順手為眼前人倒了杯茶水。「你想問這種戰役是否真有必要?」

 

「嗯。」抖著手喝著手中茶,試著讓熱度去減退心中那股鮮血的黏膩。「為什麼不能和平共處。」

 

明明雙方並非完全沒有任何轉圜空間,甚至……對方還是……

 

「你的世界一定是很和平祥和吧。」

 

不知為何,他在閱天機說著這話時,覺得有種不可能存在的羨慕在對方眼中浮現。

 

「沉域是個紛爭不斷的世界,出生就必須學會保護自己,我們沒有弱者,因為弱者活不下來。而這個,是上天給我們的宿命。但我一直很想看祥和的淨土。」

 

「你知道嗎?當你在世間流轉很久後,這世間的一切將會為你帶來你也不知道的善惡分辨,你下意識會去區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我所要的世界,這些人都給不起,唯獨吾皇……」

 

「他是天地異變,是天所賜與的異數,他的心純潔無暇如同出生赤子,沒有人可以拘限他的腳步,只要入了煌軍,就是他的子民。」

 

*

 

一陣暈眩,睜開眼,他看見凌霜節無敵放大版的眼睛,他本來下意識要道謝然後拉開距離,卻在下一秒將人又拉回。

 

這是他熟悉的霜節,抬起頭四周全是自己這些年來自己真正的友人。

 

「知書?」挑起眉,語氣先是疑惑,然後用力的把自己的臉左右轉了幾下,「姓名?」

 

「暮雲知書。」

 

「那……」


凌霜節開始劈哩啪啦的進行各種個諮詢問,知書突如其來的被轟炸,全部都下意識的回答,包括各種區域密碼,提款卡密碼,信用卡結帳日期等等。

 

「很好,最後一個問題。」昏昏沉沉的腦袋瓜裡聽到對方下了最後一個問題,知書眼中只剩下那雙自己思念很久的紅唇。「通關密碼?」

 

「親親霜節大美女,我愛你。」

 

話一說出口,在眾人集體明顯的呼吸聲後,他如願以償的嚐到記憶中的甜美。


「歡迎回來,我的知書。」

 





02.

 

來到另一個空間的知書其實比另一個知書還穩定。

 

不變應萬變是先生所教,他只是不習慣這裡沒有披風,但沒關係他開始翻書找到類似的東西,從那天起,暮雲知書每天都會圍不同綁法的圍巾出門。

 

他沒辦法理解這裡的操作手法,捏手訣也不見成效,而這裡的人跟自己世界的人如此相似,雖然不可思議,但他看著屋子裡到處可以看到的合照,還是接受這個事實。

 

這裡的暮雲知書跟凌霜節應該是夫婦。

 

既然是這樣,來到異地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可以幫助自己了解的人,他選擇了這個,因為現在的身體很明顯的不是自己的,就算長的一模一樣。

 

眼前的女子,肯定比自己更希望恢復原狀。

 

跟他合作,是最沒有意外的決定。

 

他以養病當理由讓凌霜節教自己這裡的一切,而且果然,同樣樣貌的人有著相似的個性,對方不是嬌弱的只會哭哭啼啼要他們換回來的女子,果決清楚明瞭的教學,讓他迅速進入狀況。

 

並且,他會下意識的將這裡的想法帶入煌軍如果遇到問題時,可以怎麼做。

 

時間過的很快,而他也順利的見到了這裡的謀師與魂皇還有炎帥,性情都很像,也都願意幫他...或許說,是想要換回原本的知書,但沒關係,他要的是成果。

 

而且他們也是真心的,用新交朋友的方法對自己,這樣的感覺很新鮮,他想以後他會懷念

一陣暈眩後,他再次回到了屬於自己的世界,扶住自己的是屬於自己世界的凌霜節。他沒有鬆手,而是順勢稍微依靠著。

 

帶著笑,他對著似乎查覺到變化的謀師一笑,用著嘴語說。

 

『先生,知書回來了。』







--------------

雖然說這裡以後打算就當個 REPO的地方

但翻到了一篇在LINE開小差,很順的打了一個小故事

有些忍不住想要放在這裡


明明其實放在別的地方也可以


大概 ~~ 是這裡不下TAG就找不到

感覺有些自在


而且,唉~我真心喜歡自己寫的這篇 XDD

域界學園我啥時有機會能把他寫完呀

不然這裡就來專門放域界的文跟同人本的 REPO好了 XDD




评论
热度(1)

© 風來疏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