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 / 真真。

主 → 同人本 REPO ( 努力每星期,一更 )
副 → 域界文

眼底星辰 01 .(域界/葬閱/校園paro)

「閱天機,就快要抽籤換座位了,這一次,我可以坐在你旁邊嗎?」

 

即將上課的前一分鐘,在整間教室正中間最後面一張罕見是雙人合併的座位旁,鬼煌道充滿誠意的進行不知道是第幾次的詢問。

 

閱天機,是沉班的班長,也是這整個域界學院中頂尖超卓優秀的績優生之一。與每個學校無異,在域界學院中,每個學生都擁有獨立的個人座位,為了促進學生跟學生間的交流,甚至有著每一個月就抽籤更換座位的規範。

 

但這其中,卻唯獨閱天機例外。

 

因其天才程度,除了是學生之外,同時也兼任學生會長與協助校內師長進行各種研討型的報告。因應需求,以及閱天機並不希望有時上課中需離席時過份打擾到其他同學學習,因此只有他是長久來固定坐在同一個地方,並且擁有雙座位之人。

 

當然,只要是座位,都能夠進行抽籤。

 

但奇特之處也在此。

 

沉班上並非只有一個空位,而閱天機身旁的那個位子雖然是師長們強行給它的,但他也從不曾過界,只每天維持著兩個座位的整潔,甚至要求這個座位必須平等得放在抽籤筒中。

 

可是,從來就沒有任何人抽到過他身旁的位子。

 

一次都沒有。

 

無論是想要使詐作弊,或是各種不同的手段,那個位子的籤永遠都在筒子中,卻總是最後塵埃落定後才從籤筒裡被拿出來。

 

因此,莫名有傳聞,除非雛龍點頭,不然那個座位將永遠空懸。

 

 

鉛筆聲音在吵雜的喧鬧聲中依舊顯得清晰,閱天機聽到了詢問,停下動作,燦金色瞳孔略略的往上看,隨即露出溫淺的笑容。

 

「不是抽籤嗎?抽到了,自然就是你的。」

 

「好,就這麼說定了,這次我一定會成功。」不在意碰了個軟釘子,在閱天機左側暮雲知書的注目下以及響起的鐘聲中,鬼煌道回到了自己正中央第一排的座位上。

 

隨著大家各自就坐,閱天機關起手中被打擾而停下的計算題,算著導師即將到來,率先站起。

 

「起立。」

 

清朗的聲調,開始了這一堂的班級會議,在冥靈帝踏入的那瞬間,全沉班人員一秒不差的站直身子,端正的彎腰行禮。

 

「嗯。」滿意的看著眾人安靜的模樣,冥靈帝拍了拍手,讓眾人注意。「今天在開班會前,要跟大家說件事情。方才天尊校長通知,今天域界來了兩位新的轉學生,一個轉去隔壁中班的,另一個則是轉來我們沉班。」

 

話落定,全班基本上都沒什麼太突出的反應,就是各自交頭接耳的,唯有隔著空位另一端的暮雲知書發現閱天機那疑似詫異的神情。

 

雖然,也有可能他看錯了。畢竟,那反應小到只不過瞬間。而自己勉勉強強能感受到,不過是因為他跟閱天機關係不同班上其他同學罷了。

 

 

事實上,暮雲知書感覺沒錯,閱天機確實驚訝。

 

雖只是身為學生會長,但有轉學生這種大事,不可能沒有知會他。

 

天尊校長不是這樣的人,那麼最有可能的,就是他通知了某人,而某人刻意把消息壓下來。直視著台上躲避自己目光的冥靈帝,閱天機勾著一抹看不出任何端倪的笑容,輕慢的轉著筆。

 

隱藏,是為了什麼?

 

但不管是什麼,都── 無所謂。

 

停下筆,鬆開手,筆在書桌上輕巧的翻滾了幾圈,第一次,越過了那條無形的線。

 

 

雖然有閱天機這個優秀的班長在班上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身為老師,卻老是有種被看穿的感覺,實在不是很舒服。冥靈帝想著早知道不應該讓閱天機坐在正中央的最後方,因為這樣一抬頭,根本直視著他那雙在暗夜中也能清楚看得清的雙眼。

 

自己刻意隱藏著消息,其實是希望沉班這種唯閱天機為中心骨幹的專一被打碎,最好能形成對立,越亂,他管理班級越能得心應手。

 

他避開紀無雙,先選了他,是絕對聰明的決定。

 

這個人,感覺起來就是不會願意與他人共享地盤。

 

「咳咳……總之,進來吧,葬魂皇。」

 

 

往旁邊一站,門外,似是旋起了一陣風。

 

一條火焰般的人自門外踏入,渾然天成的霸氣,讓所有人屏住呼吸。

 

「我名,葬魂皇。」

 

沒等冥靈帝開口,葬魂皇兀自拿起黑板上的粉筆,率性的寫下了三個字,隨即一扔,粉筆硬生折成兩半,轉過身,對著下方所有注視著自己的人,像他才是這裡的師長,完全霸道性的宣示主權。

 

一雙銳利的鷹眼在巡視一輪後,穩穩的停留在某一個特定的方位。

 

「座位是用抽籤的?」

 

「是……」

 

講桌正前方的鬼煌道正想開口說什麼,就看見葬魂皇自顧自的在眾目睽睽之下將手伸進了籤筒中,抽出了一張籤。

 

將籤攤平後,他勾起一抹笑,直接踏下講台,直直的往最後方走去。

 

葬魂皇走得很穩,卻又很快,轉眼間,就來到他要的位子上。

 

彎下腰,他將籤紙遞給了眼前人。

 

「葬魂皇。」

 

「閱天機。」笑咪咪的接過了那張紙,意外也不意外的看著上方寫著身旁空位的號碼,不知怎麼,他突然有種眼前人或許將為自己開創新的視野。

 

葬魂皇撇了撇除了一隻筆,幾乎乾淨無瑕的座位,然後略側頭瞄著不斷對這個地方投注關心與渴望視線的鬼煌道,皺起了眉。

 

拉開座位,霸氣一坐。

 

「你身旁的位子,只能是我的。」

 

豪不掩飾的宣示,旋繞在整個室內空間,鬼煌道臉色頓生晦暗。

 

被這麼沒禮貌的言語對待,正常人都該生氣,但閱天機眼中笑意卻更加明顯。

 

「謀師?這是你的筆?」

 

拿起桌上那雪白高雅跟身旁人如出一轍的筆,看著上方刻印的字跡,十分明顯這是特別訂做。

 

「我不介意之後它屬於你。」偏側著頭,看著未來的鄰居,閱天機釋出善意。

 

不客氣的直接拿起筆從閱天機手中抽回那張籤紙,葬魂皇唰唰唰的在上方寫下了一串數字,將紙再次放了回去。

 

「直接叫我魂皇,還有……記好它。」

 

「那麼……我也該禮尚往來。」

 

笑笑的取過自己另一支筆,攤開葬魂皇的手掌心,另一串完全屬於私人號碼的數字淺淺的落在皮膚上。

 

 

講台上,看著兩人莫名合搭的氣氛,冥靈帝心生不安,有種弄巧成拙的感覺,逐漸在心頭蔓延。

 

 



评论
热度(1)

© 風來疏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