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 / 真真。

主 → 同人本 REPO ( 努力每星期,一更 )
副 → 域界文

(Repo) 光與影 / 霹靂 / 白衣劍少 X 黑衣劍少 / 作者:夜叉‧緹






此為搬運Repo,寫於天空2007.03.26

 

 

這幾回的書的回憶會比較特別,我所要介紹的是我所收藏的同人文。首先,看到這裡請不要就直接排斥這類文章,雖然裡頭所談論的議題或許你不喜愛,但這些作者都非常的優秀。

 

我並非是個非常熱衷於同人文的小孩,會接觸到這些作者其實都是巧合中的緣分,我深深的被他們所架構的世界吸引,如果你想要感受點不一樣的東西,那就跟著我一同進入顯為人知的同人文世界吧!

 

這次要介紹的作者是:夜叉‧緹

居住地:光影山谷  http://blog.yam.com/user/csnrain.html

 

會認識夜叉的文是起因於霹靂網裡頭的“創作文學版”,當時的我還很喜歡在裡頭晃來晃去。無意間看到了夜叉所寫的“光與影”,裡頭的主角正是那時當紅的黑白雙少,就像著了迷一樣,我定時會上去搜索夜叉有無貼新文,直到夜叉以一個微妙點將“光與影”結束,並通知大家後續劇情不適合再貼在創文版裡 。( 霹靂公告,創文版中不得有同性戀或是帶H的劇情 )

 

夜叉的個人誌中,唯讀這套光與影我是上網拍買二手的,因為當我得知夜叉有這套書時,已晚,僅能在拍賣中尋找這套絕版品。

 

 

光與影是夜叉的第一篇小說,基於疼惜黑白雙少的心情,夜叉說不懂得該如何寫小說的他,懵懵懂懂的開始了這篇文。

 

光與影一開始,是很淡的敘述了白衣第一次看到黑衣的心情。白衣帶點忌妒又好奇的觀看著這位受人疼愛的小弟弟,身為義子的他很早熟,害怕失去的他懂得進退分寸。但是當自從黑衣生下後難得回來山莊的義父,將黑衣托付給白衣時,白衣的心中再無任何的忌妒心,只有著永遠守護這個可愛的弟弟– 身為兄長– 的胸懷。

 

自生下來就極端排斥與人接近的黑衣,每天晚上都會聽父皇敘述著在山莊裡的白色哥哥,而為了讓黑衣不再孤僻,誅天總是一遍遍的說著只要他到了山莊,白色哥哥會有多麼的疼他。果真,當黑衣第一次遇到白衣時,白衣就釋出極大的善意,他感覺的到白色哥哥是衷心的疼愛著他。

 

自此兩人形影不離,就連黑衣極敏感連母皇妖后都碰不得的雙耳,也只有白衣能碰觸。不過,時間總是飛逝,身為魔劍道的少子與太子不能夠永遠的留在山莊裡。黑衣可以選擇前往魔劍道或是妖刀界,但他並不願離開這塊樂土。而懷抱著同樣心情的白衣,卻明瞭自己身為義子的身分,他只能夠聽從命令前往魔劍道。在白衣捨不得,而黑衣跟隨的情況下,兩人回到了魔劍道,自此,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回到魔劍道的兩人,黑衣不自覺的露出太子架式防衛自己,並對於白衣的貼身侍從 - 劍理起了忌妒心。而忐忑不安的白衣雖然處於極端陌生的環境,卻為了少子這個身分所帶來的沉重負擔與讓想黑衣依靠的心情,更加加速的逼迫自己成長。一開始兩人仍有著親密的互動,直到右護法深深覺得這樣依賴白衣的太子,往後將無用,於是取得誅天的同意後,前往白衣住處與白衣詳談黑衣過度依賴的狀況。為了黑衣好,白衣從此之後不再寵膩黑衣,甚至有點漠然,不懂得到底為何變成這樣的黑衣,開始出現極端的性格扭曲,再加上不喜愛與白衣互動慎密的師尊風之痕,他將自己整個封鎖在自己的世界中。而做出這樣決定的白衣,心中所受到的傷害更甚於黑衣,此後,他也變的冷漠了起來,就這樣,兩人咫尺天涯。

 

誅天決定進攻中原,讓兩兄弟之間冷漠的關係開始出現變化,白衣開始懂得其實自己早在小時就深深的戀上了這個可愛的弟弟,而黑衣也因為白衣的態度改變及許多的風波產生,了解了自己的情感,一段波折讓大家終於認同的他們兩人,一切就好似將走向美好時,卻發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件。

 

在兩軍對戰中,白衣曾對上了多數救自己的救命恩人– 鷲默心,卻苦於戰場上不能心軟,就在這麼一來一往中,鷲默心讓白衣殺死了自己,這一死牽扯出了白衣的身世。死去的鷲默心是白衣的親生母親,而鷲默心的身分更是早年前被魔劍道滅國的西疆王朝國王未過門的妻子,不能原諒自己錯殺親人的白衣選擇出走,等待調適好心情後再度返回黑衣的身邊。獨自一人的黑衣就獨自守著兩人的梅林,等待著遠方的哥哥再度歸來。當然,最後結果是好的,白衣終於歸來,兩人甜蜜的過生活。

   

 

哎呀,真是好糟的介紹,雖然我大略說了劇情,卻比不上親自閱讀所得到的感觸。本文有四百多頁,再加上八十頁的番外篇,敘述著一些短篇的小故事。是一篇讓人深深感動的文章。

 

 

 

其實自己會喜歡看霹靂的同人文,並非因為愛看男男 ( 在霹靂正統劇情中,還沒有出現兩情相悅的男男,黑白雙少真的只是感情超好的兄弟 ) ,只是我可以藉由這些故事去為不足的劇情中角色描述,增添許多色彩,再加上絕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這些文彌補了我心中的遺憾。

 

因為在正統的劇集中,身為妖刀界之主的妖后親手殺死了自己的丈夫誅天 ( 為了爭奪黑衣 ) 和親妹妹權妃 ( 策謀略的詭計,使得妖后誤會忠心的權妃 ) ;憶秋年死於策謀略的術法陰謀之下;黑衣也為了保護妖后,死於九幽的追殺,妖后在留下詛咒後,縱身跳入懸崖中,生死不明;僅剩的白衣與風之痕不願相信黑衣已死,仍不放棄的尋找他的蹤跡;洛子商同樣遭受設計而死,但憶秋年不顧危險,犧牲根基換回其性命,卻埋下了自身身亡的種子,當洛子商復活卻得知敬愛的師父已身亡,而自己卻是間接觸使這件事情的人,悲痛萬分,幸好在之後遇到了可愛的苗飛飛,一同淡出江湖去了。

 

同樣的人物,在光與影中,誅天經由風之痕的開導與一連串的事件,終於明瞭熱衷在權勢中讓他失去了多少東西,他開始專注心神在兩個兒子身上,也積極的挽回好友風之痕;疼愛黑衣這個姪兒的權妃,是僅次於兩人師父的風之痕,最先贊成白衣與黑衣在一起的人,而黑衣也喜愛這位了解他喜愛奶茶的姨娘;憶秋年與好友風之痕,仍一同遊山玩水,有時還會去安慰失戀的洛子商;洛子商雖然喜愛白衣,卻甘於退居後位,默默的守護這位最愛的好友。

 

重點是,都活的好好的。

 

這是個難圓的夢……

 

 

 

------------------------- 2016.4.10  再記

 

從這邊回頭去看自己九年前寫的心得,其實很有趣的。有些許好笑的發現,原來我寫心得都習慣介紹故事內容呀 /////////////////

 

那時候還用夜叉稱呼緹,到底是什麼時候轉了稱呼,不記得了。

 

但我還記得當時看到光與影的感動,與之後偶然間來到了緹的天空,每個星期觀看她的看片心得,然後鼓起了勇氣留言、搭訕(其實我是個挺內向的人),慢慢聊天,慢慢成為朋友。

 

緹的人就像她筆下的文一樣,很溫柔。

 

 

我看文的初衷直到現在,也沒有改變,這對我來說是一件極喜悅的事情。人世總是流轉的太快,有時候最初的想法什麼時候變了,其實你也記不得,但只要看著這些珍藏的文本,我就還記得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入塵世翻滾了九年,初心未變,看文如此,寫文亦如此。

 

 

我是個一直追著霹靂新劇的孩子,看著上面那難圓的夢……又有另一種淒然之感。

 

妖后的偉大母愛,換回了他的愛子,當憶起非屍流之變的那段,讓我淚盈眶。

 

而異譜而出的白衣,與鬼刃夕痕的一戰,從此之後陷入意識與魂魄的不統合。

 

風之痕與魔流劍的分岔轉魄,封劍塔裡風之痕再見記憶中的憶秋年。

 

 

新的故事還在流轉,但舊有的記憶與感動還封存著。

 

愛要即時呀 QQ

 

有感動,就還是乖乖把文寫下來吧。

 



评论
热度(2)

© 風來疏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