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 / 真真。

主 → 同人本 REPO ( 努力每星期,一更 )
副 → 域界文

(Repo) 天之何方 / 霹靂 / 兵燹 X 天忌 / 作者:夜叉‧緹






 此為搬運Repo,寫於天空2007.03.29

 

 

 

延續之前,這是夜叉第二部作品– 天之何方,主角是兵燹與天忌。

 

老實說,原先這本並不在我購書的範圍中,因為我對這兩人的感覺很淡,不過基於蒐集的書僻,猶豫許久後,終於還是買了。呵呵,幸好,做了這個決定。

 

 

基本上,夜叉的天之何方主體節奏比較接近原劇情。

 

故事一開始,是雅瑟風流與小時的天忌初相遇,慘遭到滅村的天忌是唯一的活口,雅瑟醫治好天忌雖想留下來陪他,卻因掛念不知何處的小妹冀小棠而離去。天忌為了那帶著面具白衣的仇人入了邪能境,在邪能境成長的過程中,天忌遇上了他生命中第一位友人– 紫衣殺手凱。

 

凱深深的愛著天忌,就算天忌無意,他也絲毫不在乎。因為他相信只要他繼續守著天忌,遲早有一天能得到回報。天忌不愛與人靠近,凱就黏著他;天忌不愛說話,凱就在他身旁一直說,只為盼得天忌的回應,因為天忌的聲音會隨著兩人的對話,從一開始的低沉慢慢變的輕柔。這是凱所珍藏在心中的寶貝。

 

這樣的心情卻在天忌看守風之痕的任務中,崩毀了,凱老早以前就發現天忌對於白色有著出乎常人的執著,也因此他穿上了一身白衣,希望能讓天忌看到他,但他也明白他怎樣都不會是天忌心中的那抹白影,於是又在白衣邊滾上了自己喜愛的紫色。

 

但這次的任務中,凱發覺天忌總望著風之痕的背影發呆,他害怕天忌有可能喜歡上了風之痕,外加受到策謀略的刺激。於是,心神不寧的凱,在一次格殺風之痕的任務中,亡於風之痕之手。

 

這是第二次天忌感受到死別,他無法怨恨風之痕,因為這就是殺手的宿命。可他痛苦、懊悔自己的愚蠢,只顧著沉浸在仇恨當中,故意忽視凱的付出,如今再也聽不到那人環繞在自己耳畔旁的聲音了。

 

即便如此,仇恨的回憶是支持他活下來的動力,他無法捨去。即便是凱的死去讓他痛苦萬分,他仍無法遺忘這段過往。

 

就在天忌獨守著凱的墳墓,陷入自身的痛苦中時,熟悉的旋律響起,敲醒了天忌。天忌追尋著聲音的來源,看到了記憶中,那抹暖黃– 恩人雅瑟風流。他陪在雅瑟的身邊,聽著他那絃音,這樣的日子直到小棠回歸,轉入另一個局面。

 

天忌不願意打擾到兄妹兩人獨處的時光,獨自一人的他,意外來到了管芒草盛開之地,那裡站著一個人,一身的白衣勾起了他記憶中的火焰,卻在撇見那人眼中的哀傷時,他否定了回憶,他– 不是他的仇人,他的仇人不會有著這樣的眼神。

 

處於心情狀況不佳的兵燹,被意外的訪客打擾,是一位有著漂亮獸眼的少年。看到他,他有種心安的感覺,於是他懇求天忌留下來陪他。

 

背負著仇恨的兩人,在這個意外的狀況中,開啟了緣分。

 

之後的劇情,牽扯出了希望宮城、千飛島等等……事件,雅瑟愛上了天忌,卻以保護的方式守著他;千飛島少主燕子丹也愛上了天忌,別於雅瑟的方式,他使用狂野的手段,差一點點天忌就被OOXX……可是這算是題外話,為了不扯太遠,這些劇情我就不提了。

 

兵燹自從管芒草見面後,開始狂烈的追求著天忌,天忌也陷入了這段曖昧中。但一連串的事件,讓天忌發現兵燹極有可能就是他的滅族仇人,私心作祟,他否認眼前的事實,依舊進行找尋仇人的動作。

 

此時的兵燹,需要獸眼解放鄒縱天,卻因為捨不殺天忌,他放棄眼前最快的方法。反而回轉原地,企圖找尋剩餘有可能擁有獸眼的人。殺戮的消息總是傳的快,天忌循線找到了那帶著白色面具的人,挫敗的面對眼前的事實,他今生第一個愛上的人竟是心心念念的仇家。

 

兵燹藉由天忌的反應得知,除非天忌放棄仇恨,否則他們今生再無可能。之前之所以不對天忌的獸眼存疑,是因為狂傲的他以為那次殺戮沒有留下任何的遺孤,因而才放肆了自己對天忌的情愫,如今,該如何是好?相戀的兩人,在一瞬間成了仇人。

 

天忌硬是用恨火壓息了心中的愛苗。為了徹底斬斷情絲,為了還兵燹的情,天忌自挖雙眼給了兵燹,他不去理會兵燹關心、心疼的怒吼,只殘酷的說明他們兩人今生除了恨不會再有什麼。

 

踏步離去的兵燹,心中的失落逐漸的蔓延開來,從不懂得愛的他,好不容易尋得了今生想要愛的人,卻是這樣的下場。為了填補這分心情,兵燹放出了鄒縱天,希望藉由往後的遊戲忘卻天忌這個人。

 

命運的繩索牽引著這兩人,因為許許多多的事件發生,兵燹得知了天忌依舊愛他的心,只是他也同樣的無法忘記母親的仇恨。為了成全天忌,兵燹即使是面對白馬縱橫的對決,命在旦夕,仍記得這條命要留給天忌。

 

最終對決前,兵燹向天忌點明了天忌內心深處的矛盾,他不奢求天忌能原諒他,只求此時此刻讓他愛他,兵燹告訴天忌「直到死,他都會記得要愛他」。

 

天忌崩潰在兵燹的愛中,神志恍惚的他,懇求著住在自己內心的母親,就只有這一刻,請讓他就在這一刻愛著兵燹。

 

結合的瞬間卻也是絕愛的開始,過了這一刻,兩人就再也不剩什麼。

 

最終的對決正式展開,看著天忌,兵燹領悟到無論他能否在這次的對決中贏的勝利,他的結局都只有死亡一途。殺了今生摯愛的自己,是怎樣也無法獨活在這世間了。兩人絕招相對,兵燹敗於自身過重的傷勢,躺在飛奔過來天忌的懷中,他含笑緩緩閉上雙眼。

 

心驚懷中之人逐漸淡薄的氣息,天忌腦中不斷浮現過往。

 

凱說的:

「天忌,愛一個人其實不難」

「天忌,你一定不知道愛上一個人是一件幸福的事,我一直希望你學著去愛人。」

 

披魂紗說的:

「人有時得放下仇恨才能找到動人的真情,你懂嗎?」

 

恩人說的:

「然而人生不該只為仇恨而活,更何況仇恨容易使一個人便的盲目,變的行屍走肉。」

「我知道你的想法,只是天忌,你該試著去尋找自己的幸福才對。」

 

還有……

 

兵燹說的:

「難道你也和我一樣不知有無父母?」

「忘了仇恨,就不會失去一切。我也不要什麼獸眼,只求得能和你在一起。」

「明天,還有明天的明天,還有明天的明天的明天……我們還會再見面對不對?」

 

陷入瘋狂中的天忌,被感受到天忌心思不穩的雅瑟風流所察覺,為了天忌的希望,雅瑟風流傾盡所有挽救兩人的性命。

 

最終,天忌與兵燹幸福的在一起,守著永不再棄毀的愛情。

 

故事簡介完了,該說說自己閱讀的心得。

 

書中最令人憐惜的其實是雅瑟,他為了希望宮城奉獻了一切,為了救天忌和兵燹,他犧牲了所有的武學,甚至是天忌記憶中的自己,當然這樣的舉動,也換得了兵燹的感謝和兵燹每天誘導天忌想起雅瑟這個恩人。只是,這樣的付出到底值不值得,就在於雅瑟心中了。

 

而夜叉最令人讚嘆的地方莫過於描寫兵燹與天忌心中各自的內心戲,這唯有親眼看過才能夠體會的。

 

就如最前面所說的,我對於這一對很淡,莫非夜叉,我根本不會接觸。也因此這部天之何方讓我在介紹書時,費了許多功夫,我可是27號就開始打了,卻在今天才完成。(苦笑)

 

希望不才我的介紹能滿足客官的胃口…

 

啥?

 

不行?

 

那只好請客官自行去光影山谷買來看唄!

 

 

 

------------------2016.4.10 再記

 

 

整理這篇與拍照書頁,還有回顧內容時,莫名的腦中響著Once Upon a December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vyjTjYIqCHI

 

然後想著 雅瑟撥動手中豎琴

 

屬於天忌記憶中所有的一切,一一呈現幻影

 

而在幻影中,屬於自己的影像一個個消散,最後一個音階落下

 

彈琴的人消散,天忌睜開眼再也什麼都回想不起來,一個曾經對自己很重要的人

 

為啥沒事拿愛曲虐自己呢 Orz

 

這是病,得醫

 


评论(2)

© 風來疏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