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 / 真真。

主 → 同人本 REPO ( 努力每星期,一更 )
副 → 域界文

(Repo) 袖風不染 / 霹靂 / 疏樓龍宿 X 劍子仙跡 / 作者:夜叉‧緹








此為搬運Repo,寫於天空2007.04.04

          

 

 

隔了數天,終於要來介紹我最喜愛的一部作品了– 袖風不染。

 

各位客官們猜到了我在清風皓月中出的謎題了嗎?呵呵!我沒這麼好心在標題裡說唷,所以,想知道的話就請點進去啦。

 

不──過,若是有前訪光影山谷的人,自然就知道這部作品的主角,更不需要我多說了。

 

點進來了,那麼看圖就知道囉!

是的,袖風不染的主角正是我們三先天中的劍子與龍宿大人,也是緹的書系中,我最鍾愛的一套。
因為鍾愛,所以在介紹中,可能就無法明確的分清劇情和心得,這點,要請看官們見諒。

在緹的每套作品中,都會有對於愛情的感覺,都會有不同的感受。

光與影的愛情中,尚能感受到濃厚的兄弟情誼。
天之何方,則是立場的對立之下所產生的敵對愛情。
清風皓月則有種亦師亦友的淡淡情愫。

至於袖風不染,別於以上三種,誠如亂世情殤所言,完完全全就是在“談戀愛”。

故事的主題中心,完完全全就繞著“愛”這個中心來走。


故事一開始,你便看的到龍宿對於劍子那股濃濃的愛意。


一段白玉琴與紫金蕭交換的過往,為這段愛情故事起了開頭。


在宮燈帷等待著劍子來到的龍宿,漾起回憶過往的笑顏,他正期待著他那一身雪白的好友,撐著傘來訪。


應約而來的劍子,踏著步伐,走在十里宮燈下,同樣思憶著他那愛說好聽話的好友,介紹這宮燈帷時的話語,也明瞭一向喜愛華麗的龍宿,為了自己樸素的個性,特地造了這座樸素的涼亭,以便用來談天說地。


誠如原劇中的劇情,兩人在宮燈帷下的談話,開始了這篇故事,也喚起了我對劍子與龍宿的第一印象。

相信不少人對於這兩位先天高人,有著難以形容的喜愛,尤其是聽他們之間的對話,更是有種難以言欲的過癮。

 

早說過,緹的故事中的人物,不會脫離本身的個性,因此,在這套書中,你更是可以過足了癮,你一言我一句,看著龍宿不著痕跡的透露百年來所隱藏的愛意,也看著劍子那精采的推太極,總能輕鬆一言帶過。

 

呼呼~~~明明就是比較喜歡劍子的我,卻總疼惜著書中的龍宿。

 

隨著原劇的發展,嗜血者、魔龍祭天的出現,龍宿也為了百年的深情始終得不到回應,明明知曉對方也對著自己有著同樣的愛意,卻刻意的一再迴避,心緒上有著明 顯的波動。再加上那劍子心中始終有著不離不棄的好友佛劍,更是為了他而踏入江湖。

 

龍宿無法不在意,他那翩翩出塵的摯友劍子染上塵埃。 這段情路開始有了變動,此刻的龍宿卻也意外了踏入了三十年後的世界,出乎龍宿意料之外的是,即便現今眾人極力挽回佛劍所看到的滅絕希望的世界,實際上卻毫無改變。

 

耳邊傳來的紫金蕭,哀愁的音調,令他憂心著三十年後的劍子,因為他是個自信的王者,他堅信這哀怨的曲調絕對不是自己所奏,更何況,紫金蕭應在劍子手中。

 

心急如焚的他,急奔至豁然仙境,卻發現此地早已無人煙許久,頹廢不堪。

 

不願絕望,龍宿心中閃過或許兩人是在疏樓西風過著兩人的世界,也因此豁然仙境才會空無一人。一路閃避腐屍的攻擊,完好無缺的疏樓西風令他稍稍欣慰,但看不到總是笑臉盈人的仙鳳與總是盡忠職守的默言歆,有些許難過,原本無情的王者早在劍子的潛移默化中,習慣著如同家人般陪在自己身旁的兩人。來到作畫的畫樓, 卻意外看到一幅畫著疏樓西風內的風景畫中,有著一座孤墳,墳上題字『劍子仙跡』。 滿身顫抖的來到了畫中所繪之處,不願逃避的事實擺在眼前,孤墳上頭的字令他提不出任何勇氣去觸碰。簫聲仍持續著,他堅信這絕對是幻覺,劍子一定是吹簫者。

 

快步離開此地,轉眼間來到了宮燈帷,卻只見三十年後的自己,面無表情的吹奏著紫金蕭。兩眼相對,三十年的記憶如海浪般席捲而至,包括劍子是如何懷著深愛自己的心情,戰死在沙場上,而自己又是如何因劍子的死去失了心魂,終被禔摩攻擊並反噬成為嗜血者。

 

還記得片頭曲中有著兩段劇中皆沒有演出的劇情,一段是宮燈帷中的決裂,劍子轉身離去,龍宿則是拂袖背對著那人隱隱作怒。另一段則是龍宿獨自一人在宮燈帷中 吹著蕭,一旁的石桌上擺放著白玉琴,琴上有著厚重的灰塵,一滴淚水落下,帶去了些許塵灰。緹將此兩景和原劇中已存的事實換化成書中那三十年間的劇情。

 

在龍宿身陷未來之境時的劍子,除了憂心著邪之子的問題,更加擔憂突然消失的好友龍宿,一步步踏著回憶,他才明瞭自己不動的心早已被龍宿百年的柔情所攻陷。

 

但自己無論如何擔憂他,卻無法改變即將前往西佛國的事實,因為另一位好友同樣也不可棄。此行將如何他無法預料,因此他帶著紫金蕭來到了疏樓西風,希望仙鳳能將其與白玉琴放在一起。無奈仙鳳搖首道主人曾說,紫金蕭唯有劍子可碰。

 

白玉琴所放置的地點是龍宿從未邀請他來至的地方,推開門扉,一幅幅畫滿自己身影和寫滿自己名字的紙張,是龍宿用來安慰自己時所作。劍子終於明瞭龍宿是如何 掩藏深情寄在畫中,只為了自己不斷躲避的冷漠。

 

 

深情的一聲嘆息,令龍宿自未來之境返回。同樣感受到對方深刻的情意,兩人終於在一起啦~~~~Q_Q

 

不過不好意思,書還沒完唷,雖然邪之子事件落幕,但因陰險卑鄙的魔龍祭天還沒有發揮所長,卑鄙到底。所以之後的劍子仍是重傷,還插著小金劍,心急如焚的龍 宿照著劍子的指示,帶人來到了懸浮奇谷,尋找聖蹤的醫治。

 

書中的聖蹤有劇中一開始的清聖,他懷念著百年前的友誼,因此答應醫治劍子,並要求人必須留到明年 春暖花開時。

 

相隔兩地的有情人,在聖蹤的提前放行,於冬季雨中相會,然後~~~兒童不宜。

 

希望以上的敘述不會讓人有看不懂的感覺,總覺得最近自己在敘述事件上有著明顯的退步呢!

 

 

我只能說這套書真的很好看,每一字每一句都牽動著人心,也發現緹寫作的功力再度提升。

 

好啦~~~接著要介紹的下一本書是『笑夢風塵』 你絕對不會不知道這是誰的故事,不是嗎?

 

 

 

------------------2016.4.10 再記

 

 

再度羞恥

可惡,到底哪來的黑歷史(挖洞躲起來

 

袖風不染是我手中第一套龍劍本

雖然從那之後,我對於龍宿跟劍子的CP正逆,還是很恍惚的

就是那種你問我手中這本是龍劍還是劍龍

我需要開一下大神查詢CP

 

不然就是要看這本本身有沒有肉

有的話,如能有印象,我可以一秒答 XDDD

 

即便現在手中他們的本我擁有不少

袖風不染對我的重要性仍舊無法抹滅

 

我始終記得,當初在文中看到緹將片頭的片段融入文中

那摀嘴雀躍又隨即為那片段心疼的那個時光

 

有時候喜歡就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我喜歡這個畫面,我喜歡那段敘述

那這一切都有了意義

為此,我慶幸著其實我沒為此太執著

 

P.S今天努力的把天空關於緹的本心得搬遷完畢,然後我驚訝了 QQ 我居然沒有寫伴一船風月,天呀~~~~~  



评论

© 風來疏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