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 / 真真。

主 → 同人本 REPO ( 努力每星期,一更 )
副 → 域界文

(Repo) 絕景色 / 金光 / 競日孤鳴、俏如來 / 作者:一色純、深苑











 

 

之一。闇影

凌駕在情感之上的,是無可動搖的執望。

 

之二。碧玉

對於結果,他不是這麼的有所謂了。

 

之三。焰日

寂寥,是獨飲者最能品味的餘韻。

 

之四。桃符

看著背影雖是青澀淡已有高挺精實的雛形,有時覺得蒼狼還是個稚子,有時卻又驚覺他已成長為青年了。

 

之五。荼靡

可惜他心中欲惡之事,不是見到區區凡花遍有辦法拔除。

 

之六。冬雷

自從攀上王權後,他便不曾感到喜悅,片刻都沒有。

 

之七。長命鎖

他緩緩睜開眼,露出有些寂寞的微笑。

 

之時。微明

不再糾纏於王權,對他而言,或許是種重生與解脫。

 

 

 

八段截錄,八篇短文,這本絕景色,我已然當小王的一生看了。

 

還記得當初這本出來時,是小王的故事落幕後,還不算久的時間。

 

小王這人,有褒有貶,但我個人卻非常喜歡他。最喜歡的點,莫過於他最為人詬病的行為與複雜的思緒。

 

通篇中心其實就是小王的中心點,他要,活下去。

 

像個人,活下去。

 

文中很多地方的描述我都非常喜歡,但最讓我有感,讓我在看文時幾乎要忍不住一種悸動的,是冬雷的最後一句。

 

『如果孤獨是他僅有的,那代表著──他還不是一無所有。』

 

 

一個人要到什麼樣的地步才會說出這麼寂寥的話,要被逼得怎樣的無可退路,才會踩著最後一塊碎石,望著墜落無底深淵的自己,說著,最少我還擁有能夠墜落的空虛。

 

對於小王,我就是無止盡的心疼。

 

其實,這種心疼在某些人眼裡,是對角色的不尊重,因為那是他們的抉擇。當然,我不否認這觀點的正確性,但,看戲者痴,我就願做那個痴人。

 

就算被說不尊重,又如何。

 

 

長命鎖中,得回王權的蒼狼曾這樣想著小王。

 

『帶著這麼多年的面具,卻是最為入戲,與寂寥。因此,才愛得不真切,也恨得不透徹。』

 

一句話,帶出了如此矛盾的北競王。

 

 

最後給的結局,如此的甜,甜的那麼不真切。

 

如夢幻泡影,讓我在反覆啃讀之時,竟然有了覺得這只是一場幻夢,或許睜開眼他仍在煉獄中。

 

 

說個題外話,在小王離開宮殿之後,我以為他死了。

 

總有一種,屬於他的救贖必須是在現世結束後,才能再起的輪迴。

(啊啊~~才會有了那篇競日山河

 

 

絕景色的這篇小王,收了後,我覺得我就不用收任何有關小王的文本了。

 

十個看,大概九點九都會有微妙的差別,而那差別的微妙,通常會互相踩到對方心中最喜歡小王的地方。

 

這種微妙感呀(遠目

 

 

 

這篇一樣是由一色純執筆的俏如來帶來的是另一種孑然不同的觀看角度。

 

實話說,俏哥是我金光的本命,雖然拿這本命問題去問十個人,大概有十個人都會回答我妳本命是默蒼離。

 

但其實,真的不是(淚

 

 

我沒有接觸過之前的俏如來,不認識那個史精忠,我所有的想法跟觀念是從決戰時刻開始建立。所以,我心中的俏如來是個溫和柔軟的人。

 

但這個角度實在很有趣,尤其在雁王出現後的現在。

 

 

『人間即是地獄。用華麗浮誇的景色作為陷阱,在深淵裡細細品嘗「人」的苦痛與絕望的,正是這個「人」間。一切都是因為「人」。』

 

不只一次,正劇中其實一直提起,雁王的現狀,其實會是俏如來可能會的未來。

 

雁王就是黑掉的俏如來,甚至連偶頭都原本是要拿去當殺體的俏如來。

 

為了寫Repo重新翻閱這本的我,一時間讓這樣的念頭跑了出來,就不能自己了。將角色帶入,重新排列一種酷似的背景,我看到了當時的雁王怎麼死了第二次。

 

雖然不該,但有點想爬去跪求一下作者,要來一個 QQ  雁王版本否?

 

 

嗯嗯~~ 這次放了兩本金光,下星期應該就是繼續PP的啦

 

畢竟這兩邊數量上的差距,宇宙無敵大~~~~~~~

 

最後//////////////////

 

封面跟明信片第二次的排列是我的私心。

 

我真的挺想問繪者大人,你的特典的感覺真的沒有刻意要跟封面相互輝映嗎?

 

看看蒼狼跟小王的動作。

 

看看小空與俏哥的刀刃。

 

蒼狼跟小王的相似。

 

小空與俏哥曾經佛門的過往。

 

 

//////////////  很有意思。

 

 

 


评论(2)

© 風來疏竹 | Powered by LOFTER